澳大利亚学徒培训制度的现代模式


发布时间:2007-04-13 浏览量: 信息来源: 澳大利亚
黄日强  黄宣文
 
    摘要: 学徒培训制度是澳大利亚古老的职业教育制度,经过了历史发展的巨大变迁,从形式到内容都打上了许多现代印迹。它既继承了传统学徒培训制‘‘做中学”的特点,又融入了现代学校教育的新形式。澳大利亚老的学徒培训制度在今天又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众多学子的兴趣,焕发了新的生机,
    关键词:澳大利亚;传统;现代;学徒培训制度
    作者简介:黄日强(1954-),男,江西南丰人,江西科技师范学院职业教育研究所研究员,东华理工学院教授,职业技术教育学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外职业教育研究。黄宣文(1985-),男,江西南丰人,东华理工学院信息工程学院学生,主要从事IT职业教育研究。
    中图分类号:G71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7518(2006)03-0055-04
 
    在人类教育发展史中,学徒培训制曾是一种古老的教育形式。在正式的学校教育产生之前和学校教育不普及的年代,它是存在于学校教育系统之外的人们获取知识和技能的一种最重要、最普遍的方式。经过了历史发展的变革,澳大利亚的学徒培训制度又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众多学子的兴趣,在新的时代以新的形式焕发出崭新的生命力。
    一、澳大利亚新学徒培训制度产生的背景
    澳大利亚新学徒培训制度是为适应澳大利亚社会、经济发展和教育改革的需要而产生的学徒培训制度的现代模式。传统学徒培训制是一种古老的职业教育形式,在正式的职业学校产生之前,传统学徒培训制曾经是人们学习的普遍方式。在传统学徒培训制中,作为学习对象的知识和技能存在于实际运用的情境之中,熟练的从业者在教学的过程中始终持续地使用着这些知识和技能,学徒是在解决真实的任务时进行学习的。在过去的20年里,尽管澳大利亚学徒培训制和受训生制得到政府的强力支持,可仍然有一些因素无法使得学徒培训体系带来预期的结果,如产业和职业的扩大导致技术短缺等。另一方面,由于20世纪80年代以来,澳大利亚加入国际化大市场带来的国际性经济竞争影响着澳大利亚国内的劳动力市场。经济全球化使得澳大利亚正逐渐从生产为导向的经济形式向提供服务和信息为主的经济形式过渡,手工技术含量在生产过程中的比重逐渐减少,对劳动者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挑战,如要求劳动者具备更广泛的一般技能,而非那些很快就被淘汰的特殊技能;经济全球化使得澳大利亚那种曾为工艺行业而开发的培训体系也要逐渐适应并满足新兴的服务业和信息产业发展的需要,所以必须建立与之相适应的职业教育与培训体系,提高劳动者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增强国力。与此同时,基于传统学徒培训制度的基本特征. 20世纪80年代末,西方的一些学者提出进行第二次教育革命的呼吁(现行学校教育被认为是第一次教育革命)。他们认为:如果使传统学徒制的方法适应学习者的思考和解决问题的技能等认知技能的培养,那么这种新的现代学徒模式将在实现理论和实践的结合,在改革传统学校的物质设施、组织形式、教学方法、评价标准等方面,尤其在消融传统学校与社会各行各业的界线,加强校企的结合和渗透等方面掀起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学习革命与教育革命。正是在上述背景之下,20世纪90年代中期,随着澳大利亚政府的更替,霍华德(Howard)政府将学徒培训制和受训生制合并,统一称之为“新学徒培训制”。
    二、澳大利亚新学徒培训制度的主要内容
    澳大利亚于1998年1月1日开始实行“新学徒培训制”,并逐步取代传统的学徒培训制。“新学徒培训制”是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为了帮助青年人、学校辍学者和失业者重返劳动力市场,为满足经济建设对人才的需求、提高就业市场的灵活性而推出的重大举措。“新学徒培训制”的实质是把实践工作与有组织的培训结合起来,将实际操作与层次分明的培训课程有机结合,颁发全国认可的学历资格证书:AQFl—4级证书。所有的“新学徒培训制”培训项目授予的学历都与澳大利亚学历资格框架中规定的学历相吻合。一般来讲,VET(职业教育与培训)颁发的学历资格等级,主要依据实施培训时使用的“培训包”以及经各州、地区培训部认证和注册的培训项目。这些证书涵盖了传统的行业,如汽车、建筑、电机、食品配制、理发,以及商务管理、社区服务、信息技术、食品加工、零售业和旅游业等众多职业领域。目前,澳大利亚各行业中有500多个岗位提供新学徒培训。有证据表明,在澳大利亚许多州.越来越多的15-24岁的青年人,尤其是学校辍学者参与了“新学徒培训制”培训,获得了工作相关的知识与技能。
    澳大利亚“新学徒培训制”包括学徒制度和受训生制度两部分。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界定了“新学徒培训制”的一系列原则:必须产业引导新学徒培训制,培训标准由行业制定;规范分流;增加培训机会;地方和社区都参与培训;在国家框架下实行;保证培训的人口和公平等。“新学徒培训制”培训,可以是全日制的,也可以是半日制的。“新学徒培训制”通过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和各州、地区政府以及产业界相互合作来实施,各州或地区政府对实施“新学徒培训制”培训计划负有责任。“新学徒培训制”培训通常是在一个雇主和一个新学徒之间签订一份培训协议,在这份协议下,雇主为自己的新学徒提供实习和培训,以达到双方议定的具体职业或行业所要求的能力标准,培训协议要在相关的州或领地的培训当局注册。“新学徒培训制”的培训项目和依据标准是澳大利亚全国统一的资格框架和在资格框架下的“培训包”。澳大利亚各培训机构和 TAFE学院都是以此两个标准来对学徒开设课程和进行培训,并按培训合同规定的要求达到职业和行业所要求的能力标准,使学徒在培训学习结束后获得全国认可的资格证书。第一个“培训包”是在 1997年7月由澳大利亚全国培训框架委员会签署通过的。“培训包”主要由能力标准、评估指南和资格三项内容及辅助材料组成,辅助材料包括学习方法指导、评估材料、发展材料和学习资源部分组成。培训包的引入,将行业和职业教育的目标相结合,既将能力标准和职业资格联系起来,并规定出学生达到能力标准所需的最低的考核要求。1997年到 2001年,“培训包”逐步取代了全国性培训课程,为澳大利亚职业教育和培训项目提供了最基本的内容,学生学习的灵活性明显增强。这些“培训包”是由澳大利亚全国行业培训顾问委员会(1TAB)和其他与行业有关的企业团体共同开发出来的,以满足不同行业或特殊行业各自的培训需求。“培训包”主要包括两个部分:国家认证部分与非国家认证部分。国家认证部分由国家统一的能力标准、评估指南和国家资格三部分组成。一经国家确定.任何培训组织机构都不能随意更改,故称此部分为不可变的;非国家认证部分由学习计划、评估材料及专业发展材料三部分组成。它是由行业和教育培训部门自行开发,不需要国家认证。“培训包”的推行和实施,使澳大利亚的职业教育和培训的工作更加规范,标准更加统一,实施更加灵活,证书更具有通用性和权威性。2001年,澳大利亚全国开发出来的“培训包”大约有71个。
    新学徒可以通过集团培训公司寻找雇主.集团培训公司负责安排新学徒最初的就业实习和培训.然后把他们一一推销给新的雇主。雇主可以因此而得到来自联邦和各州、领地政府的财政支持。“新学徒培训制”培训的运作方法是:接受“新学徒培训制”培训的学徒和雇主到国家注册的新学徒培训制服务中心签署培训协议,然后学徒到注册培训机构进行面试,学徒、雇主和培训机构进行协商沟通之后,三方之间鉴定签署一个培训计划,计划中要明确培训的目标、培训的能力项目以及三方的权利和义务。一般培训机构(主要是澳大利亚各州和地区内的TAFE学院)负责知识培训和少量的技能培训,大量的实践培训在雇主的企业内;然后学徒在雇主的企业和培训机构这两个培训场所进行训练,雇主和培训机构的教师负责对学徒进行培训和成绩记录。学徒大部分时间在企业训练,学徒具有双重身份:学生和雇员,且可以得到薪水。雇主由于雇用了学徒,可以得到政府的津贴补助;TAFE学院由于获得了学生,可以得到政府的教育经费;学徒的最终结果是获得了知识、工作能力及行业的资格证书。
    为使学徒培训制更具可操作性,1998年,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建立了“新学徒培训制”服务中心“工作网络”(Job  Network),目前澳大利亚全国建立了 300多个“新学徒培训制”服务中心。“新学徒培训制”服务中心通过支持“一站式服务”对雇主、学徒和培训机构提供免费服务,包括:为学员提供拟从事行业的相关资料;帮助学徒找到合适的培训机构;帮助TAFE学院填写必要的表格;帮助学徒找到职业介绍机构;帮助学徒掌握工资待遇和工作条件的情况;帮助学徒合理安排培训活动和签署培训合同;落实学习期间的福利待遇等等。雇主及新学徒还可参阅新颁布的《国家新学徒培训计划执业规范及经验介绍》,以明了各自的责任和义务,并从中吸取以往此类培训的成功经验。该文件可以从“新学徒培训制”服务培训中心获取,也可从澳大利亚教育、科学与培训部“新学徒培训制”培训计划网站上下载。
    三、澳大利亚新学徒培训制度的基本特点
    与传统学徒培训制相比,澳大利亚的“新学徒培训制”具有明显的特点:
    一是培训对象的多样性。澳大利亚传统的学徒培训制,其培训对象主要是20岁以下的年轻人。而澳大利亚的“新学徒培训制”,对参加学徒培训的对象没有年龄限制,只要是完成义务教育的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学徒培训。据澳大利亚有关方面的统计. 1996--2001年间,参加澳大利亚“新学徒培训制”培训和职业培训的人数翻了一番,由163,280人猛增到 329,580人,年度增幅达15%;每年注册人数也由原来的89,770人增加到228,540人,每年增幅达21%:完成学业的人数也由每年36,580人增加到96,290人,年度增长近21%。
    澳大利亚传统的学徒培训制,其培训的行业主要集中在传统的制造业、建筑业、运输及储备、印刷等行业。而澳大利亚的“新学徒培训制”培训由传统的行业向信息、医药、零售业、旅游及服务业发展。据澳大利亚有关方面的统计,1996—2001年的五年时间里,参加学徒和接受培训的学生来源已经大大超出了原来占据主导地位的传统贸易及其相关产业领域。2001年,从事职员、销售以及服务行业 (包括高级、中级和初级)的学徒人数几乎占所有注册学徒和接受培训者的一半,达47.4%。到2001年 12月31日,学徒和接受培训的学生人数占澳大利亚全部劳动人口的3.6%,其中贸易及其相关产业的学徒和接受培训的工人仍然是最大的职业群体.占38.5%,在澳大利亚该职业就业人口总数中占 1:O.8%,而且该类职业的学徒和接受培训者注册学习AQF三级以上证书的占95.6%。目前澳大利亚的“新学徒培训制”培训已包含3500个职业。
    同样,澳大利亚的“新学徒培训制”也让更多女性和不同种族的公民纳入到这种新的培训体系当中,改善他们的就业条件,提高他们的就业能力。据澳大利亚有关方面的统计,1996—2001年间.澳大利亚接受“新学徒培训制”培训的女性人数增幅最大,达239.9%,由33,340人增加到113,300人;相比之下,同期接受“新学徒培训制”培训的男性人数增幅为66.4%,从129,950人增加到216,270人。女性年度增幅为27.7%,男性为10.7%。
    二是培训方式的灵活性。采用“用户选择”和“灵活教学”的方式是澳大利亚“新学徒培训制”培训的主要特点。“用户选择”是指学习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学习的时间、地点、方式、内容、教师和考核办法等。政府的经费随着受训者的人头拨到用户选择的院校。如果雇主和受训者对院校提供的服务不满意,可以转到其它院校或机构.经费也随之转到新的机构。“用户选择”政策无形中促进了培训机构之间的竞争,有利于提高培训的质量。澳大利亚的“新学徒培训制”实行弹性学习课程.课程是以分阶段的形式进行的。不同层次的职业教育,教学的形式灵活多样。既可连续进行一次完成.也可分阶段实施分步完成;既可全日制,也可半日制或利用业余时间,在较长时间内运用灵活方式逐步完成学业。这种灵活多样的教学方式为学习者学习提供了便利条件,提供了许多选择的机会.从而对生源很有吸引力。据澳大利亚有关方面的统计.从学员参加学习的方式来看,自1998年开始实施“新学徒培训制”计划以来,非全日制学徒和接受培训的人数不断增加,说明了“新学徒培训制”计划更加注重学员学习的灵活性特点。到2001年末,大约 78.4%的学徒和接受培训的学生为全日制学生,而 2000年为82.9%。在所有全日制学生中,非全日制学生的这一比例为61.5%。2001年末,32.6%的学生注册学习的课程学制超过3年,15.5%的学生则不足1年或更短。
    三是参与各方的积极性。澳大利亚政府从鼓励竞争人手,放开学徒培训市场,充分发挥社会和各行各业开展职业培训的积极性。只要经过国家培训局认可,任何机构、企业和个人都可以承担学徒培训任务,政府一视同仁地给予经费支持。对社会急需的职业培训,政府重点支持,拨款高于其它职业。在培训机构办学资格审批和拨款数量上.以学员结业后的就业率高低和收人多少来划分等级、确定拨款数量;对招收学徒培训的企业,则在税收上给予一定的优惠。澳大利亚政府广泛宣传职业培训在就业和提高个人收入方面的好处,宣传学徒培训能使企业更好地选择人才,促进企业的发展。同时规定,由雇主向接受“新学徒培训制”培训的学徒提供工资,提供额大约是职工全额工资的70%;企业每雇用一个学徒,政府给予4400元的补助。经过“新学徒培训制”培训的学徒很快能获得全职工作,提高了就业成功率,充分调动了雇主、学徒和培训机构参与“新学徒培训制”培训的积极性,促进了澳大利亚“新学徒培训制”的发展。
    四是培训证书的通用性。学徒完成“新学徒培训制”培训后,可以获得澳大利亚全国认可的学历资格证书:AQFl—4级证书,即一级证书、二级证书、三级证书和四级证书。据澳大利亚有关方面的统计,2001年所有学生参加AOF证书三级或同等学力资格课程学习的比例为74.3%,18.7%学习 AQF证书二级或同等学力资格课程;而2000年的相关比例分别为75.3%和19.5%。在所有全日制学生中,86.8%注册学习AOF证书三级或者三级以上课程。
    澳大利亚“新学徒培训制”培训的这4个资格证书从低级到高级,其排列为:初级证书(国家资格框架中的一级证书);操作技能证书(国家资格框架中的二级证书);技术证书(国家资格框架中的三级证书)和高级技术证书(国家资格框架中的四级证书)。依据澳大利亚能力标准体系,1—2级证书为低级水平证书,3—4级证书为中级水平证书。从低级到中级的4个技术等级,为表示澳大利亚各产业部门低级工人与中级工人之间的能力水平差异提供了一套测评基准。这使得不同的职业培训课程在要求上也呈现出梯度性的结构,便于工人在其职业生涯中不断地追求,向职业能力的高级水平发展。 1—2级证书的培养目标是半熟练工人和高级操作员,接受培训的学生主要是学习医疗、文秘、商业、工艺设计、家政、旅游等方面的实用知识技能。3—4级证书是实用知识技能的提高阶段,其培养目标是熟练工人和高级熟练工人,每级证书课程一般需要学习一年左右。全国认可的资格认定,使劳动者在全国范围内的职业流动成为可能,并且这也突破了澳大利亚各州政府分别制定职业资格证书的局限。
    四、澳大利亚新学徒培训制度存在的问题
    一是实践培训与理论教学之间的协调问题和在职培训与脱产学习的整合问题。“双元”体系是澳大利亚“新学徒培训制”培训的重要特点,是指“新学徒培训制”培训在企业和职业技术学校平行进行,其实质是把实践工作与有组织的培训结合起来,将实际操作与层次分明的培训课程有机结合。企业侧重实践培训,向学徒传授实用知识和职业技能;职业技术学校注重理论教学,向学生传授专业理论。“双元”学徒制培训的教学组织形式,有利于理论教学与实践培训交替进行。在“双元”学徒制培训中,学生的理论学习与实践培训交替进行。学生可在理论知识的指导下进行实践训练;学生在实习场所的实践培训,又可拓宽其视野,获取丰富的直接经验,从而为其接受理论教学提供良好的感性认识基础。但是要实现实践工作与有组织的培训相结合,将实际操作与层次分明的培训课程有机结合.必须加强实践培训与理论教学之间的协调,强化理论教学与实践培训之间的联系,德国在这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为了加强理论教学与实践培训之间的联系,德国非常重视职业学校教学计划与企业培训章程之间的协调工作,采取了多种协调方式:如设立专门的教学内容协调委员会,负责制定协调教学内容的基本原则和组织专家制定培训章程和教学计划;加强培训章程与教学计划起草单位间的密切联系;进行教学内容审批部门之间的协调;设置企业培训员和职业教师联席会议;企业培训员和职业学校老师分别到对方单位和通过受培训者的学习手册相互了解教学情况等等。而澳大利亚“新学徒培训制”培训的“双元”,即企业和TAFE学院在实践培训与理论教学之间的沟通不足,缺乏协调。大部分雇主不了解学徒在TAFE学院学习进展的情况,似乎也没有机会让学徒在工作现场操练他们在 TAFE学院学到的东西。同样,TAFE学院的老师也不太了解学徒的实习工作情况。所以如何加强实践培训与理论教学之间的协调,强化理论教学与实践培训之间的联系,如何更加有效地将在职培训与脱产学习相整合,是澳大利亚提高“新学徒培训制”培训质量所要解决的一个难题。
    二是“新学徒培训制”培训者的辍学人数逐年增长问题。据澳大利亚职业教育和培训研究中心发布的有关学徒培训制的数据统计资料,自20世纪 90年代以来,澳大利亚学徒与接受培训的学生人数持续增长,特别是在1998年新学徒培训制计划实施以后。1998年,澳大利亚学徒与接受培训的学生人数为216,860名,1999年为255,180名,2000年为294,890名,2001年为329,580名。1996-2001年间,澳大利亚学徒与接受培训的学生人数的年度增幅达15.1%;每年注册人数也由原来的89,770名增加到228,540名,每年增幅达21%;完成学业的人数也由每年36,580名增加到96,290名,年度增长近21%。而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新学徒培训制培训者的辍学人数也在逐年增长。据澳大利亚职业教育和培训研究中心发布的有关学徒培训制的数据统计资料,1998年,澳大利亚学徒与接受培训者的辍学人数为54,540名,1999年为72,920名, 2000年为82,040名,2001年为92,530名。1996- 2001年间,澳大利亚学徒与接受培训者的辍学人数的年度增幅达20.2%。
    五、结束语
    澳大利亚的学徒培训制从传统走向现代,几经变革,如今又走上了一段新的发展里程。在这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总结其发展经验对我国职业教育的发展具有现实的借鉴意义。学徒培训制在我国曾经是一种重要的职业培训形式,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学徒培训逐渐开始被全日制学校职业教育所取代。但是,学徒培训制是否真的已经在我国职业教育中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呢?事实并非如此。在学徒培训制普遍实行的年代,我国企业不存在高级技工不足的问题。现在,我国职业教育较之二十多年前.有了长足的发展,可是我国企业界却普遍出现缺乏高级技工的现象,这实在值得我国职业教育界深思。
时代在发展,技术在进步,职业教育制度必须不断改革,但改革应该是在借鉴和继承的基础上的发展,而不是对改革对象的全盘否定。澳大利亚学徒培训制从传统走向现代的过程就是不断改革的过程,其有益经验是人类社会的共同财富,我们应该从中好好汲取营养。
 
参考文献:
      [1][John Stevenson. Apprenticeship in Australia[M].London: Hambledon Press,2002.103 - 112.
      [2][5]Emma Copeman. The New Apprenticeship in Australia [M].Canberra:  Australian  Government  Publishing  Service, 2001.79-83.
     [3]Gill Helbyet.The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in Australia[M].Canberra:Australian Government Publishing   Service, 1999,54-63.
     [4]Australian apprentice and trainee statistics, Annum 2001. Australian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NCVER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