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教务长联手打造大学卓越品质


发布时间:2006-10-11 浏览量: 信息来源: 美国
 
    凯·诺顿,黄茂树
    (北科罗拉多大学,美国格里利80693)
王春春编译
(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湖北武汉430074)
 
    摘  要:高等教育正面临着“入学机会、经济承受能力和问责制”三大挑战,这促使大学必须追求新的卓越。大学必须转变校园文化,创造学习型共同体,改革课程和教与学的方法,根据学生的需要而不是教师的喜好来设计课程和制定课程标准,为学生提供广博的丈理知识、为职业准备的核心知识,培养学生学以致用的能力。为此,大学应当确立以使命为导向的战略规划,以学生为中心,促进教师发展,为实现优秀的教学提供技术和学术支持。
    关键词:大学使命;学习型社会;战略规划
    中图分类号:G649.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4203(2006)09—0032—06
 
Promoting prominence of a university led by president-provost team
Kay Norton, Allan M. Huang
(University of Northern Colorado, Greeley 80693, USA}
WANG Chun-chun
       (School of Education, 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 Technology, Wuhan 430074, China)
      Abstract: Nowadays, three challenges are emerging in higher education field in United States. They are enrollment opportunities, financial capacity and responsibility. It urges the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to promote prominence. Universities must transform the campus culture, create a learning community and change the curriculum and the method of teaching and learning. We must design the curriculum according to students' needs which include the broad and deep liberal arts foundation, core knowledge for career profession, and application in real world. So the leaders of a university must define a mission-guiding strategic planning, focus on the students, promote the teachers' development and provide the technical and aca- demic support for the excellent teaching.
      Key words: the mission of the university; learning society; strategic planning
 
     我们所服务的北科罗拉多大学是一所公立大学。我曾经花了大量的时间研究高等教育的公共政策问题,思考公立大学究竟是什么,应该是什么样的,能够成为什么等一系列问题。我们必须界定北科罗拉多大学的使命与任务。虽然科罗拉多州在法律中明确规定,我们学校的使命就是培养教育工作者。但是,我们必须对学校的使命和任务作出我们自己的界定。
    进入21世纪,位于美国西部的科罗拉多州经济不大景气,“911”恐怖袭击事件使得原本不景气的经济形势更是雪上加霜,州政府拨给学校的预算经费被大幅削减。经济的不景气,以及州政府拨款预算的削减,再加上其他的因素,促使我们在应对预算削减所造成的后果时变得更为灵敏。同时它还促使我们有机会审视下列问题:我们是谁?下一步打算如何做?将来的我们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们把绘制未来蓝图视为一个过程。更为重要的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形成了一个有关预算过程的理念,即预算过程要积极地思考未来,而不只是对未来作出消极的反应;预算也不仅仅只是预算,同时也应该是对未来作出的规划。
    大学校长不能仅仅只是一个管理者,尽管管理事关重大,常常牵涉到一些强大的力量,而这些力量又决定着我们的前途和命运,大学校长也不能仅仅只是学校内部的发号施令者,还应该是一个学者、政治家、推销员,以及为学校利益和学校所服务对象的利益服务的活动家。我们还花了大量的时间来讨论校长在学校所在社区和城市中的领导作用。
    一、高等教育面临的新挑战
    现在我们来看看高等教育面临的一些新的挑战。在打造卓越的高等教育品质时,我们必须对高等教育当前的发展和面临的挑战有足够的认识。
    我们认为,过去存在一个范式,这个范式同时也意味着一个标准,即高等教育机构只接受精英分子,它仅仅面向少数人开放,只有那些能力突出、成绩显著、在考试中获得高分的少数人才有资格接受高等教育。这些人也是有可能在高等教育中取得成功的人。在这个范式中,高等教育是用来为社区和社会培养未来的领导者的,因此它也被认为是一种公共利益。人们都渴望接受高等教育,于是,就产生了一种假设,即公众对高等教育的支持就是最好的投资。这就是过去在高等教育领域中发生过的事情。特别是在二战之后的美国,这种情形尤其突出。
    但是现在,这个范式及其所代表的标准发生了变化。现在人们关注的是接受和参与高等教育的权利。人们参与高等教育的标准越合理,相应地,我们的社会也就会变得越好。这也是基于自我利益以及全球化的竞争这一事实而形成的认识。在全球化竞争的时代,就很多方面而言,特别是就经济发展和毕业生的就业能力而言,学土学位已经成为一种新的高中文凭。这种情形在很多国家已经出现。
    科罗拉多州的情况可以说是美国各州情况的一个缩影。在科罗拉多州,拥有学士学位的人较多,但其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也不过43%。而在这43%的人群中,有很多人,是在其他州接受的高等教育。因此,我们必须为科罗拉多州着想,确保我们确实是在为本州的人提供教育服务,为那些即将高中毕业的学生提供教育。如果我们想选用处于社会底层的优秀人才,我们就得关注入学机会问题。公共资助正在减少,因为人们为获得公共资金而进行的竞争非常激烈。
    为穷人提供医疗保险和健康保险,通过拘留、逮捕人狱等方式防止犯罪,通常都是有效但却非常昂贵的办法。因此,投资教育,造就有生产能力的公民,同时预防犯罪,自然就成了一个非常具有吸引力的思想。更何况,大学毕业生的生产力会更强,挣的工资会更多,因而缴纳的税也会更多。同时,大学毕业生通常比那些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更愿意当志愿者。只要你稍加观察,就不难发现上述现象。如今,美国的广大民众都持有这样的观念:接受的教育水平越高,收入就越高。接受高等教育是每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让每个人都接受高等教育是社会上一个无声的革命。如果要在社会上安身立命,就得接受高等教育。
    很多迹象清晰地表明,高等教育中宝贵的公共资助正在减少。在科罗拉多州,1999—2000年,州政府平均拨给公立高校的预算经费占学校预算的比例从47%减少到了33%。各学校被削减的百分比各不相同,有些大型研究型大学的预算削减了不到 10%,而有些学校,如北科罗拉多大学则被削减了 30%左右。这是相当大的一个数字。同样在全美,从1980年到2000年的20年间,政府的高等教育支出也出现了衰退的现象。对公共资金方面的激烈竞争如今仍在延续,竞争的结果是,2003年我们学校只有1/4的新任教师有望进入全职终身教职的轨道。学校也在努力寻找合适的挽救办法以履行自己的职责。于是我们看到,2003年到2004年,随着美国经济的复苏,公立大学的学费也有了大幅提高。下表中列出的20所学费增长最多的公立大学中,大多数学校的学费上涨了30%以上。学费的大幅增长缓解了学校经济上的压力,但北科罗拉多大学的学费没有涨那么多,因为州政府不允许我们那么做。
 
 
    因此,高等教育面临的三大挑战是入学机会 (accessibility)、经济承受能力(affordability)和问责击,J(accountability)。    :
    提供更多的入学机会,将使我们拥有更多富有创造力的公民和更好的工作。为了维持我们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性地位,我们要尽一切可能提供更多的入学机会,以普及高等教育。最近美国有本畅销书,名为《世界是平的》(World is Flat),作者是《纽约时报》的新闻记者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Friedman)。在这本书中,作者宣称哥伦布的观点是“错”的。不是因为地球这个球状体并不存在,而是因为技术以及我们的交流与竞争能力使得竞争的立足点变平等了,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技术已经从根本上转变了世界环境的兼容性。他还在书中讲述了自己小时候的一个故事,那时他妈妈常说:“儿子啊,乖乖把饭吃完,因为中国和印度的孩子没饭吃。”而现在他则说:“女儿啊,乖乖把书念完,因为中国和印度的孩子正等着抢你的饭碗。”因此,普及高等教育很有必要。
    与入学机会直接紧密相关的是经济承受能力。为了确保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平等、机会平等,我们采取了一些措施,例如,减免学费,通过公共资助来降低学费,根据需要发放奖学金、助学金或贷款等。要求公众为公共利益投资教育,从某种意义上说已成为一种潮流。
    问责制,这也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在美国,自然也是最活跃的话题。在过去20年里,我们看到美国民众对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问责运动。伴随着通过检测来认定产出的潮流的兴起,问责制强调将产出看作是投入的结果,将学生的学习情况也视为一种产出,同时还关注我们是如何衡量学生的学习效果的。公众希望高校增加入学机会、提高效率,但又不愿缴纳更多的税。他们希望我们提供高质量的课程项目,培养有竞争力的毕业生,还期望我们拓展知识创造,并把新知识、新理论和新产品传播到世界各地的途径。
    二、如何打造大学的卓越品质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我们提出了打造大学卓越品质的目标。
    打造大学卓越品质,首先需要具备下列几个关键要素。第一,学校必须有一个明晰的愿景:我们是谁?将往何处去?作为一所大学,我们与什么有关?第二,我们必须成为有理想、有激情、精力充沛的强有力的领导者。第三,我们必须有多元化的收入来源。没有哪一种收入来源现在而且将来也会是有保障的。很多人在谈论“保障”,但我们认为,不存在保障。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都必须花时间来思考收入问题。倘若学生不来,我们就无法收取他们的学费,也拿不到州政府提供的相应的资助。我们必须时刻关注各系科的学生注册情况。同时,为了提高效率,在考虑收入和支出时,我们必须率先接受竞争环境所提出的挑战,而不是被它所吓倒。
    其次,我们需要进行高等教育改革。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在美国,高等教育是公众与个人共同分担的责任。学生必须有所追求,必须学习,并有所作为。而公众也有义务帮助他们取得成功。因此,我们必须建立一个学习型社区。我们必须改变传统的、与现实世界无关联的校园,要将校园与现实世界联系起来。我们必须在学生的大学生活经验与其参加工作后的生活经验之间架起桥梁,必须对学生的成绩和表现负责。我们必须在教和学的过程中运用技术手段。我们还必须用评估数据来观测我们科系和课程项目的进展情况。
    下面要具体谈谈我们是如何实现这一目标的。
    1.改变校园文化
    高等教育亟须改革,其中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转变大学校园文化。要改变传统的、封闭的“象牙塔”,把它变成一个与外界有联系的学术社区。这正是我们所思考和致力改进的工作。
    (1)将教学型校园变成学习型校园。改变大学校园文化的重点在于,我们要把一个消极被动的教学型校园(teaching campus)变成一个积极主动的学习型校园(1earning campus)。所谓教学型校园,强调教师的“教”,具有以下特点:学校是传道授业的地方,教师向学生灌输知识、信息,教师与学生是“部分相对于整体”的关系,以教师为中心,强调课时,讲课时间固定,但学生的学习效果参差不齐,教师扮演着“讲授者”的角色。而学习型校园,强调学生的“学”,具有以下特点:学校是促进学习的地方,重视学生的表现,教师与学生是“整体相对于部分”的关系,以学生为中心,重视学习效果,学生的学习时间不同,但效果都不错,教师扮演着“协助者”的角色。在以“教”为主的校园里,学生是消极被动的;在以“学”为主的校园里,学生是积极主动的。
    我们要倡导一种“学无止境”的观念。就是说,大学里所有的人都是学生,教授、导师、教师、学生、职员,都是学生。的确,大学是个育人的场所,学生不是产品,产品是被动地制造出来的,而人是积极地引导出来的。因此,我们要创造一种校园文化,让学生积极主动地学习,而不是消极地混学位。这样的学校才是有生命力的学校,才能生气勃勃。
    (2)同心协力帮助学生顺利毕业。以前上大学的人很多,但是退学的也很多,美国每年大学生的退学率在30%左右。以前由于我们是以教为主的校园,教师只管自己的教,不管学生是否学。学生不想学了就退学,学校没有什么损失。但是现在如果学生退学,学校就得不到教育券,收不到学费,也得不到州政府的资助,那么我们的损失就非常大。因此,我们必须想办法帮助学生,留住学生。同心协力帮助学生顺利毕业,成为我们全体人员的共同目标。
    (3)根据学生的需求来设计课程。以前是教授喜欢教什么就教什么,根据教授的喜好设计课程。但是现在,要根据学生的需求来设计课程,尤其是要考虑毕业生在就业时需要具备的知识和技能。
    我们不仅要让学生具备深奥广博的文理基础,具有深入思考的能力;让他们掌握某些专门学科的核心知识,从而为职业作准备;还要培养他们学以致用的能力。因此我们特别强调的是,教只是手段,学才是目的。从经验中学习可以使学生具备必需的素质。曾经有报纸对我校蒙佛特商学院进行了报道,该院与华尔街建立了实实在在的联系,有着真实的交易。其中一个项目是让其本科生用学院的捐赠基金在华尔街投入100万美元进行交易,学生对资金的运作情况进行跟踪和记录,并把所得回报重新投人捐赠基金。这可是“真枪实弹”的操练。我们认为实习很重要,与完全真实的世界建立联系也很重要。
    (4)每年对各科系进行评估。这样做是为了提高科系质量,促进学校的生产力和效率。我们制定了相关的评估政策和步骤,从质量和生产力两个方面对各个科系进行考评,不好的科系要被取消或合并,然后重新分配资源。
    2.以使命为导向的战略规划过程
    为了实现上述转变,把我们的大学打造成为一个目标明确、一心向学、开放的、有纪律的、充满关爱、有成就的社区,我们确定了一个以使命为导向的战略规划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必须界定我们的使命,以这一使命为基础来规划我们的未来,并根据这一使命来形成我们的愿景。我们必须认清自己,弄清楚学校的教学、研究与公共服务方面的问题,以及我们的总体目标是什么,转折点将在哪里,有哪些具体的目标等问题。这些都是非常具体的战术问题,可用来观测我们正处于何处,还将走多远。
    当然,使命(Mission)是个很抽象的概念,对大学而言,方向太大,就会让人摸不着边,所以使命的一个重要作用是对大学已经制定出来的目标起导向作用。我们会发现大学的使命非常模糊,但是模糊之中却存在一个“骨骼”。当使命呈现出一个“骨骼”以后,才能够有一个方向,倘若学校往这个方向走得好,并获得回报,那么大学的声望就能够提高。所以使命对大学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需要一点模糊,因为我们未知未来,可是也需要一个“骨骼”,因为我们知道大学的强势在哪里,该引导大学往哪个方向发展。在模糊和清晰之间拿捏,是作为一个领导者最感困难和困惑的地方。所以使命对各个高校的领导
 者都是一个挑战。
    我们还要有行动计划。行动计划则是一种非常具体化的战术策略。在制定战术策略时,需要以可靠的数据为依据。我们利用的是学校院校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经费去探讨该如何更好地决策。而要作出好的决策,就不能超越学校的实际,如学校的收入、支出、效率等等。
    我们把为北科罗拉多大学探索最佳决策的过程称作“绘制未来蓝图”,这是一个漫长的旅程。绘制蓝图的过程就像参照地图去旅行一样。我们其实就是在经历一段旅行。我们要绘制一幅地图,它将指明我们的目的地,告诉我们如何到达,以及如何知道我们已经到达每个目的地。这将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一幅永远无法完成的地图。大家可以登录我们的网站http://www.unco.edu,那里有丰富翔实的相关资料,其中包括我们目前正在开展的大量学术项目计划。
    学术计划是主要的规划,因为它可说明一切。财务计划是我们对于收入渠道及支出的考虑,我们要使每一笔钱都成为一项投资,而不仅仅是一笔支出。当然,我们往往容易拘泥于传统,高等教育也不例外。我们还要制定设备计划,这意味着对技术设备和基础设施进行规划。还有评估计划,它告诉我们该如何衡量取得的成就。我们还有资金筹集计划,也叫做“资本运动”,我们要去说服私人捐助者为我们的一些项目预算提供支持。许多美国人对学校总的运作并没有特别大的兴趣,而对一些通过适当的投资就能够产生积极效果的项目,却往往愿意出资。例如,他们会赞助一些荣誉教授席位,以体现他们的旨趣;或者出于其他原因资助某个项目或中心,
    3.为实现优秀的教学提供技术和学术支持
    现在有的大学,一个班有200人,有的班级甚至多达500人,这种大班制如何教学?大班虽然可以带来规模经济,产生绩效,但是我们还应该把教师与学生的互动作为一个衡量指标。大班教学过程中,学生与教师之间的交流不多。如果没有交流,学生的学习效果就不佳。如在有的大学大班上课时,学生有的在睡觉,有的心不在焉,有的在做其他事情,教师则认为,教书是教师的事情,学不学就是学生自己的事了。
    但大班制不一定就不好,只要教师好,并且有科技作手段,学生能够参与,那么也可以取得较好的学习效果。同样是大班制,科技的运用可以引起学生极大的兴趣,促进教师和学生的交流。如学生可通过手中的按键向教师反馈学习效果,教师则根据学生的反馈及时调整教学,帮助绝大多数学生达到学习目标。这就是有效的学习。我们学校就非常重视利用高科技来促进学生的学习,例如学校设有电话会议、媒体服务、在线课程、卫星远程电信会议、智能教室、视频会议等等。
    如何让教师从前者转变为后者?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不仅要支持教师学习新技术,还得让他们理解运用不同教学方法的重要性。我们必须为教师发展提供资金和制度上的支持。我们必须从财政上支持和重视教师为学生提供的学术咨询和指导,让他们知道这不仅是学校期望的,也是学校所珍视的。
    我们为学生提供了一种教学辅导(Supplemental Instruction)。SI帮助学生在大型基础课教学中取得成功,这些课程通常有一定的学术难度。这个制度要求导师加入每个需要S1支持的班级,完整地听完一门课程、做笔记、完成所有阅读任务,并与学生一起参加考试。此外,在整个学期中,导师每周都开展3—4小时的小型研讨课,根据自愿原则,对所有学生免费开放。我们还提供了一种新型图书馆服务,这是一种教学型图书馆,能够提供信息素质服务,它使得获取知识已不再是整理或寻找书架上的图书,而是知道如何获得各种信息。我们必须建立一些学习团体,支持学生的学习和他们与教师的合作。例如,我们建立了一些主题型学习团体,未来小学教师的学习团体,志在以数学和自然科学为业的学生学习团体,帮助学生进入专业学习的学习团体,还有各种寄宿制学习社区等等。我们还要求学生通过公共服务和社区活动学习,因为学生将成为国家和社会未来的公民。
    我们学校有专门支持教师发展的单位。如我们的教学型图书馆中的大量资源都是为了支持教师发展,促进校园文化改变的。许多教师都渴望这种转变。他们起初也不懂得如何在大型课堂上运用教学技术,学校为教师的发展提供了各种支持。
    三、一个出色的案例:蒙佛特商学院
    这里我们想介绍给大家一个出色的范例,它最能体现我们学校的追求。我校蒙佛特商学院(Monfort College of Business)于2004年在激烈的竞争中获得了Melcolm Baldrige国家质量奖。这是一项美国政府奖,是奖励卓越质量和表现的最高荣誉,颁奖时通常有总统和商务部长出席。该奖项始于20年前,开始只面向营利性公司,只是在最近几年才开
 始对非营利性机构开放。最初,只有那些商业科系能够获得Baldrige奖,得到这个奖是非常罕见和不易的,而我们的商学院仅在提交申请后的第二年就获得了这个奖。
    申请过程涉及自我审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有点像评估,只不过是自己审视自己,看你的使命,你的目的地,你如何知道自己已经到达目的地。20年前,蒙佛特商学院有许多研究生项目,还有全州最大的MBA项目。然而,最大的却不是最好的。我们还有商业教育方面的博士点。但我们对这些科系的质量并不满意。指望一个质量不高的项目来资助预算,这种想法非常危险,因为这已经远远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提高声誉还是毁掉声誉的问题。因此,1984年该院决定集中力量只办本科商业教育。
    我们的第一个决策就是,要求该院必须获得 Baldrige奖,因为这体现的是一种不断追求进步的文化。这就促使蒙佛特商学院集中精力办本科商业教育,为学生提供广泛的高科技支持,并致力于在本科层次就具备专业水准。第二步是认证,让本州有良好声誉的商业科系评估机构对我们进行认证。接下来的一个重大事件是,捐赠者为我们提供了1000万美元的捐赠,以支持我们提高科系质量。随后,我们所做的就是申请Baldrige奖。要获得这个奖项,我们必须展示自己的成果,还得告诉人们我们为什么觉得自己做得不错。
    蒙佛特商学院的班级规模很小,并且是由经验丰富的教师任教。商务核心课程的班级平均规模是 36人,而同行中规模最大的为239人。在本科生的商务课程中,我们83%的核心课程由持有本领域最高学位的教师讲授,而我们的同行是55%。在全美 171个同行中,我们的毕业生满意率高居前1%。就运用技术的能力而言,我们的大四学生在全美同类比较中名列前1%。蒙佛特商学院有66个小教室,全部都是高科技教室,学生们都知道如何使用,他们管理技术的能力也位居全美前2.5%。这些数据都是正式评估机构测量的结果。就学习和掌握技术的能力而言,我们的校友名列全美前5%。
    蒙佛特商学院非常重视培养学生的实际经验,把它作为毕业要求的一部分。学生不仅通过实习学习,还可通过接触以往的和最近的实践,以及亲自动手来学习。这些活动不仅有教师的指导,还有私人资助的支持——也就是推动蒙佛特商学院运动的蒙佛特家族。
    大家从下图中可以看到蒙佛特商学院以学生为中心的流程。这个流程的起点是采用选择性标准录取学生,中间是我们对学生的投入,最后是学生被用人单位录用,这也是对培养结果的一个衡量。在这个模型中,学生处于核心位置,我们努力找出那些多少可加以控制的基本要素进行管理,目的就是为了培养出最优秀的毕业生。
 
 
    (本文根据作者在“院校研究:领导与战略”国际研讨班与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录音编译而成,已得到作者授权。)